逆天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柯学攻略后我哭着修罗场 > 第141章 晋江独发

第141章 晋江独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快熟了,柠柠……”

太长时间的高热,让松田阵平意识有些不太清醒,但他还是勉强抓住了藤谷柠柠刚刚话里的重点。

他靠在她肩上,努力撑着仅剩的意识,哑着嗓子问道:“你说咳咳、你的血有治愈效果?怎么回事……”

毕竟情况危急,藤谷柠柠刚刚也来不及多想,急得什么都说了。不过她就是不说,等松田阵平喝了她的血,毒性一解,肯定也会发现问题。

被问到这个,藤谷柠柠有点蔫,“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我刚知道的可怕的事情……怎么样,是不是很吓人?”

“还行。”

松田阵平竟然还有心情轻笑了一声,笑完了又是一阵咳嗽,“这个咳咳……就是你说的身世问题?”

即便是已经被高热烧成浆糊的脑子,松田阵平也差不多能猜到,她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被人追捕。这种能力,想想就知道有多危险了。

因为这个被犯罪组织盯上了吗……难怪要易容了躲起来。

松田阵平的心又提了起来,她的处境,似乎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危险。

藤谷柠柠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滚烫的体温,又着急得不行,“哎呀你就先别问那么多了,你中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还是早点解决比较保险!”

“你快点咬我一口,等你好了我们再慢慢说!”

“咳咳咳你别动……”

松田阵平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感觉他这辈子的意志力都在她身上用完了,“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现在是什么状态啊?”

喜欢的人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件他的西装外套,贴着他,坐在他身上,还要把他往她身上按……别这么对他啊。

感觉这也不用等毒发,他就要撑不住了,都不知道她和毒哪个更要命。

不过这个毒发作起来确实有点厉害……

松田阵平又是一阵咳嗽,意识有些支撑不住地逐渐模糊起来,却突然被头皮上传来的刺痛拉回些许理智。

“不准睡啊!你这只猪!”

藤谷柠柠伸手揪住了他的头发,真的是又气又急,“你在干什么呀!你快咬呀!你会死的你这个猪头,你会死的!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之前山田先生差点死在她眼前的画面,仿佛又浮现在了眼前。这事情着实给她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藤谷柠柠眼眶又泛起了酸。

如果说以前她只考虑过自己要活下去,帮助别人也只是下意识的举动,那么山田先生的“死”,是她第一次清晰明白地认识到——

不仅仅只有她会死。

上一秒还真实触碰的温度,就那么在眼前一点点消散,藤谷柠柠觉得她这辈子都接受不了这种事再次在眼前发生。

“你别死啊,松田……”

藤谷柠柠揪着他的头发,连声音里都染上了哭腔。

“别怕,我马上咳咳……就咬。”

松田阵平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被她的哭声惊到,顺势将她拥得更紧,“我只是咳咳……有一个问题还没问……”

藤谷柠柠吸了吸鼻子,问道:“什么问题?那你快问呀。”

有什么问题非得现在说不可的!松田阵平侧过头,又在黑暗中吻了吻她的脖子,嗓音哑得几乎听不见了,“柠柠…我们再去坐一次摩天轮……好不好?”

藤谷柠柠:“???”

藤谷柠柠真的是,问号键都要扣烂了,“现在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吗?!你都要死了你这只猪!”

松田阵平嗯了一声,沙哑的声音里带上了笑,“看不出来吗?我在威胁你。”

藤谷柠柠:“???”

松田阵平又吻了一下她的耳垂,再次模糊的意识让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我发现了…柠柠咳咳咳……舍不得我死……”

“松田!你疯了吗!”

藤谷柠柠简直惊呆了,松田阵平竟然用他自己的命威!胁!她!

这到底是在威胁谁啊!

而且这是什么威胁?!

去坐摩天轮???

什么呀……!

心里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藤谷柠柠狠狠地揪了一把他的头发,不自在地说道:“答应你就是了,不就是摩天轮吗,干嘛呀!你快……呜!”

她的话音未落,肩膀处就被松田阵平一口咬住,带着发狠的力道。

“呜好疼啊……”

藤谷柠柠疼得皱起脸,又不能推开他,只好揪住他的头发,喘着气缓解疼痛。

松田阵平也顺势收紧了横在她腰间的手臂,狠下心,重重地咬了下去,等尝到嘴里的腥甜味道之后,他立刻就松开了牙关,在伤口处舔舐起来,

“很疼吧,柠柠。没事了,马上就不疼了。”

吞咽下血液不久,松田阵平就感觉思维清晰了不少,毒性发作时全身灼烧的疼痛也缓缓褪去。

这还真是……

“还疼吗,柠柠?”

松田阵平的大掌顺着西装外套往下滑了滑,握着她向怀里按。毒性逐渐散去,但是高热却好像一点都没少,纠缠间似乎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呜……已经、不疼了……”

舔吻一路落到了耳后,藤谷柠柠仰着脸晕晕乎乎起来,明明高烧应该已经退了,但怎么感觉她也快被他烫熟了似的。

黑暗中的感官,变得格外敏锐。

松田阵平晃动时黑发蹭过皮肤时的酥痒,粗糙指腹的每一次细小移动,都带来细碎的颤栗,似乎连思维都要一并融化。

他就像是一团火,连呼出的气息都滚烫得吓人。

潮热的空气里都是沉重的呼吸和细弱的轻哼。

等藤谷柠柠回过神来时,两人的姿势已经完全变了样。原本松田阵平靠坐着,抱着她,现在她整个人都被他拖到了身下。

“柠柠……”

她感觉到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然后靠近,连呼吸都交融在一起。

藤谷柠柠猛地惊醒,又伸手揪住了他的头发,语气里带着惊慌,“起来啊,你只猪,重死了!不然、不然就不去摩天轮了!”

本来只是慌乱之下随口喊出的威胁,没想到松田阵平动作一顿,还真的停住了。

松田阵平胸口起伏着坐起身,用西装外套把湿漉漉的小猫咪重新裹好,说话时呼吸还滚烫,“刚刚逼着我咬你,结果才多咬了几下就翻脸不认人。”藤谷柠柠:“???”

这话怎么说得好像她是什么吃完不认账的人渣???

藤谷柠柠头发差点没气炸,想反驳,又发现他好像说的没错,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见她噎住,松田阵平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那还不是为了救你!你还笑???”藤谷柠柠要气死了,立刻挣扎起来要推他。

咦?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隐约感觉有些头晕。

“好了好了,是我错了。再动走光了啊。”

松田阵平语气里都是笑意,搂着怀里扑腾的人安抚了两下,又严肃了语气,“不闹了,我们继续说正事?”

藤谷柠柠晃了晃犯晕的脑子,没再和他争,而是问起了他的身体,“你……真的都没事了?”

“嗯。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松田阵平回答,停了停,又轻咳了一声,有些含糊地说道:“除了某些需要冷静的地方……”

藤谷柠柠:“……?”

松田阵平:“没什么。”

藤谷柠柠感觉有点累,干脆闭上眼睛,解释道,“你都体验过了,就是这样,我的血有治愈效果……现在看来,连毒都能解的样子。”

松田阵平又吻了吻刚刚被他咬破的地方,问道:“你是因为这个,才需要躲起来的吗?”

“算是吧。”

藤谷柠柠有些犹豫,但是一想他反正都知道了,又好像没什么好瞒的,“其实,我以前是某个研究所的实验体,后来研究所失火,当时的研究员放走了我。”

松田阵平:“就是你之前说过的,被人救了的那场火?”

藤谷柠柠点了点头,“对,关着我的是个犯罪组织,前段时间我被以前见过我的人看到了,那个人就搞了点事情,想找我麻烦……大概就是这样。”

“之前说过,我以前脑子不太好,什么事情都懵懵懂懂。逃出来之后,被黑羽家收养,才慢慢变得正常起来。”

顿了顿,藤谷柠柠又补充道:“我来当警察,就是为了来找当年救我的人。”

松田阵平眉头皱起,“你不是没见过他?不然怎么会认错人?”

“确实没见过。当时我被大火弄伤了眼睛,火场太吵,连声音我都没听清楚。”

藤谷柠柠解释道:“但是那个人留下了一件西装外套,里面还有一张爆.炸.物处理班的名片。”

……如果是几年前救了她,那肯定就不可能是他或者hagi了。

松田阵平思索了一下,开口道:“那你当初为什么觉得是我?”

“……”

很好,藤谷柠柠噎住了。

感觉头越来越晕的藤谷柠柠连理由都懒得编了,随口搪塞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没有理由!我就觉得是你不行吗!”

松田阵平愣住。

沉默半晌,他忽地笑了起来,直笑得胸膛起起伏伏,还在藤谷柠柠额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

藤谷柠柠都被他笑懵了,“你笑什么……”

“你没有理由的,就是觉得你要找的人是我。”

松田阵平打断了她的话,沙哑的嗓音里都是笑意,“甚至你只要打听一下,就知道我当时刚进爆处班不久,从时间上来说就不可能,但是你没有。”

藤谷柠柠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那又怎么了?”

松田阵平俯下身,再次将下巴搁在了她的肩窝,凑到她耳边说道:“你第一眼见到我,就认定了是我,说明——”

“柠柠,对我是一见钟情。”

藤谷柠柠:“???”

什么乱七八糟!

但是藤谷柠柠又仔细一想,发现按照她刚刚说的话理解,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呜,好奇怪啊,她怎么感觉连体温都开始升高了。

“刚刚你还担心我担心成那个样子,你明明就不是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松田阵平冷静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响起,像是低落,又像是困惑,“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一直拒绝我的理由。”

“你好像对所有人都很好,就只对我这么坏。”

藤谷柠柠迷糊的脑子愣了一下,揪紧了身上的外套,感觉心也一起揪了起来。

她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没有她,松田阵平根本不会遇到这些危险。

可是她,对他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欺骗,就连现在,她都还在说谎。

干脆都告诉他好了。

藤谷柠柠咬了咬唇,迷迷糊糊地想道。

怎么回事,好像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叮!宿主被病毒感染,生命值-1。】

【生命值-1。】

【生命值-1。】

……

藤谷柠柠脑子里被【生命值-1】的提示音刷屏了,这掉血速度简直就是,叹为观止。

什么鬼!

她说她怎么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呢!

这是松田身上的那个毒吗?

怎么变成她中毒了???

狗系统,解释!!!

【系统刚刚被屏蔽了,谁知道你和他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看起来你好像被病毒传染了。你也知道,你的体质对这一类的攻击,十分不耐受,要化解可能需要不少时间。】

好家伙,也就是说,在这期间她会一直掉血。

平时也就算了,她的积分库存丰厚得很,但是她现在被那个帽子人搞得只剩下几百积分了啊?!

那岂不是等死???

这病毒怎么还带传染的?!可恶啊!

“柠柠?你怎么了,柠柠!”

松田阵平此时也发现了藤谷柠柠的不对劲。

她浑身烫得厉害,和他刚刚中毒的症状一模一样,“你中毒了?!”

“唔可能是你咬我的时候,我也被传染了。”

毒性逐渐发作,藤谷柠柠难受地在他胸前蹭了蹭,含糊地说道:“谁知道这东西还会传染啊!不过我身体治愈能力很强的,没事,再过一会儿……”

……原来这个毒发作起来这么难受,藤谷柠柠感觉脑子里糊成了一团,全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充斥着撕裂般的疼痛。

她哼哼唧唧地抓着松田阵平衬衣的一角,发出一阵阵细弱的痛呼。“柠柠,对不起……柠柠!”

松田阵平抱着她不断地轻抚她的后背,心疼得连指尖都发白,只能抱着她一遍一遍地叫她的名字。

他早该想到这种可能性的,不该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咬她,她那么怕疼……

藤谷柠柠真的要难受死了。

太坑了!坑死了!

那个帽子人就是个狗东西!

这个解毒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藤谷柠柠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场试探,也许是想看看到底什么伤害会对她造成影响。

可恶啊!

生命值疯狂地在往下掉,估计再过几分钟就要见底了。

【你看,和非攻略目标纠缠是没有好结果的,这种情况,他抱得你再紧,你也无法获得半点积分。】

“滚呐!!!”

藤谷柠柠突然出声的大喊,让松田阵平愣住,焦急地问道:“怎么了柠柠?哪里不舒服?”

【你清醒一点,和他在一起,你会死的。】

“我才不喜欢他……”

藤谷柠柠被系统吵得脑壳生疼,加上本来就难受的身体,让她直接涌出点眼泪来,嘴里含糊地念叨着,“你胡说,我才没有喜欢他呜呜……”

松田阵平被她哭得手足无措,只以为她是太难受了,所以说的话有些混乱。

他摸索着碰到她的脸颊,替她擦了擦眼泪,“好好,你没有喜欢我,你最讨厌我了。我以后不说了,你别哭。”

松田阵平也有些焦躁起来,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好受一些。

这个空间他早就检查过,四周到处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明显又是什么不科学的东西。

毒性发作得越发厉害,藤谷柠柠连哭声都弱了下来,逐渐见底的生命值和积分,让她呼吸有些困难。

他们连出都出不去,更不要说去找其他攻略目标了。

有些累,意识模糊到连系统的提示音都听不清楚,耳边隐隐约约地响着松田阵平焦急的喊声。

“柠柠!醒醒,柠柠……你答应了要和我去坐摩天轮的……别睡,再坚持一会儿……柠柠……”

怀里的人已经彻底陷入了昏迷,松田阵平抱紧了她,开始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疯狂地跑了起来。

但是没有尽头,还是,没有尽头。

松田阵平半跪在地面上,抱着浑身滚烫的藤谷柠柠,剧烈地喘息着。

“啊啊,果然还是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啊,警察小姐。”

一个带着叹息的声音倏地响起,伴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下个瞬间,原本无尽的黑暗忽然消失,松田阵平发现他们掉落在了一个满是废弃杂物的仓库。

在月光的照耀下,松田阵平终于看清了来人。

“你是……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

月光下的青年一身黑衣,手里拿着本书,周身仿佛缠绕着一圈黑雾。

松田阵平皱起眉,感觉这个人好像和他上次见到的时候,不太一样。

“真可惜,只说对了一半哦。”

太宰治露出一个浅笑来,拿下了肩上披着的长外套,递给松田阵平,“给她披上吧。”

他的西装外套能遮的部位有限,松田阵平倒也没推辞,接过来就把藤谷柠柠从头到脚包了个严实,紧接着抱起她就想走。

太宰治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开口道:“带警察小姐去医院是没用的。这是异能,普通人的方法救不了她。”

松田阵平动作一顿,看向他,语气笃定,“你知道怎么救她。”

太宰治翻动着手中的书,垂下了眼眸,“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刻带着警察小姐去找你的朋友,把她交给他,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接近她。”

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太宰治一字一句地说道:“和你在一起,她会死的。”

松田阵平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似乎是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当然,你还有第二个选择。”

太宰治将书翻到了其中一页,直直地看向松田阵平的眼睛,“去给你自己争取一个机会。”

今天这短短的一个晚上,世界观经过了几度崩塌与重塑,松田阵平已经对于这种神神叨叨的事情逐渐免疫了。

他甚至从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中,敏锐地抓住了重点,“你为什么要帮我?”

月光将黑发青年的皮肤照得冷白,周身蒙着一层光晕,连边界都模糊了,仿佛只是一个幻象。

“我只是……想要看到微笑着的警察小姐罢了。这次……希望我的选择没错。”

太宰治眼睫颤了颤,声音轻得几乎快听不见,“看来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呢。”

松田阵平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太宰治手中的书开始发光,无风自动地翻动起来,白光逐渐大亮,最后传来他低声的叮嘱,

“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还有,别告诉她,你见过我。”

白光笼罩了整个视野,当松田阵平再次睁眼时,发现他正站在一座燃烧的建筑前。

爆炸声不断响起,碎裂的砂石碎砾扑簌簌地落下,大火中的建筑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他的手里竟然还抓着他的西装外套。

‘我当时刚从一场大火里跑出来,伤得特别重……’

虽然太宰治什么都没说,但是松田阵平几乎是瞬间,就隐约明白了什么,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大火里。

什么不科学,什么世界观,松田阵平早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想到脑中的猜测,他的心脏就剧烈地跳动起来。

“柠柠!你在里面吗,柠柠——”

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松田阵平一边喘着气,一边在大火中奔跑。偶尔被掉落的燃烧物砸到,也没有停下脚步。

他只有五分钟,就算没有这个时间限制,柠柠在这种大火里,也许连五分钟都坚持不到。

“你在哪里,柠柠——柠柠——”

松田阵平焦急地奔跑着,入目的全是一片血红,刺得他眼睛生疼。入肺的烟雾,也呛得他连话都快要说不出。

“柠柠——你在哪里?柠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松田阵平的心也揪得越来越紧。

终于,在不远处的横梁下,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柠柠?!”

松田阵平瞳孔一缩,跌跌撞撞地冲过去,中途还被天花板掉落的碎块砸了一下。

横梁下的人趴着一动都不动,浑身到处都是烧伤。松田阵平呼吸一乱,也顾不上横梁还在燃烧,直接就碰了上去。

“别怕,柠柠,我这就来救你!”

松田阵平咬着牙,缓缓抬起横梁,地上的人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呜……”

“你还好吗,柠柠!”

松田阵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他加大了力气,狠狠地将横梁掀翻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咳嗽了两声,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地上的人,“别怕,我现在就带你出去……不会有事的。”

可能是伤口被牵动了,藤谷柠柠皱着脸发出一声含糊的呜咽。

松田阵平心脏就像是被人攥住一般,他牢牢地将她护住,开始向外跑,嘴里说着些没用的安慰,“很痛吗?是啊,你那么怕疼,一定很疼吧……别怕。”

“别怕,我在这里。”

松田阵平将她护在怀里,用身体将她与周围的火海隔开,带着她穿过火海与爆炸。

“别睡,柠柠!别睡,再坚持一下。”

松田阵平喘息得厉害,时不时被火场里掉落的碎砾砸到,发出一两声隐忍的闷哼。

终于,在时限到达之前,将她带出了火海。

肺中涌入的新鲜空气,让松田阵平的思维清晰了一些。她之前说过,她是逃出来的,那就不能将她留在这里。

松田阵平不知道时间还剩多少,只能抱着她跌跌撞撞地狂奔起来,直到跑到一处大路,远远地看到有人在走动,他才停下。

松田阵平摸了摸西装外套的口袋,里面果然有一张被烧得半毁的名片。

原来如此。

松田阵平夹杂着喘息的声音,沙哑得厉害,“没有时间了,我要走了,柠柠。”

将怀里的人放到地上,用西装外套将她包好,松田阵平轻轻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我爱你,柠柠。”

又是一阵白光闪过,松田阵平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废弃仓库。被火灼伤的疼痛让他有些站立不稳,晃了两下,半跪在地上。

伸手抱起还在昏迷中的藤谷柠柠,松田阵平却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果然,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他就说,她喜欢的,一定是他。

……

意识沉浮之间,突兀响起的系统提示音,由于内容太过令人震惊,惊得藤谷柠柠清醒了一瞬。

鼻尖似乎有什么被烧焦的气味拂过。

【叮!录入成功,已为您添加新目标:松田阵平。】

【叮!与目标人物松田阵平进行动作「拥抱」,肢体接触期间,积分每分钟+50。】

【叮!隐藏设定解锁进度2/3。】

???!!!

什么新目标?

什么松田阵平??

什么隐藏设定???

藤谷柠柠震惊得脑壳都要裂开了,差点以为是她高烧到意识模糊,开始出现幻觉了。

积分的增加,让她濒死的感觉缓解了一些。她吃力地睁开了眼,看向抱着她的人,“松田你、怎么……唔。”

【叮!与目标人物松田阵平进行动作「亲吻」,肢体接触期间,积分每分钟+100。】 .w. 请牢记:,.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