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柯学攻略后我哭着修罗场 > 第143章 晋江独发

第143章 晋江独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你你你……脏话!”

藤谷柠柠气得直想打爆莱伊的头, 她好恨自己不会骂脏话。

“嗯,还挺凶, 骂得不错。”

莱伊轻笑了一声, 握住扑腾着要找他拼命的小猫咪的腰,就给举起来放在了副驾驶座上,“还在外面就别闹了, 回去让你慢慢闹。”

“???”

藤谷柠柠都无语了,睁圆了杏眼就瞪了他一眼, “谁闹了, 明明就是你先耍流氓的。”

而且这人力气也太大了吧!

竟然直接被他给举了起来……这也行???

莱伊看起来心情不错, 低头握住她的小尾巴摸了摸,“还换衣服吗?”

小尾巴一摇, 就叮铃铃地直响。

藤谷柠柠有点烦他,从他手里抢回自己的尾巴, “算了, 好麻烦, 直接回去吧。”

“行。”

莱伊伸手给她系安全带,自上而下地看着她乌黑的发顶,发丝散落下来,配上白色的绒毛,衬得她白皙的肩颈越发剔透。

莱伊又咬了下烟,咔嗒一声, 系好了安全带。

莱伊坐回驾驶座, 发动了车子,低沉的嗓音里带着点笑意, “这衣服不错。”

藤谷柠柠:“……”

藤谷柠柠脚趾抠了抠地, rua着自己的尾巴辩解道:“这才不是我买的衣服……这是琴酒的!”

莱伊:“……”

莱伊:“?”

莱伊嘴里的烟差点没掉了, 有些诧异地问道:“什么?”

“我走的时候,也没仔细看,就把衣柜里的衣服全打包了,谁知道里面有这种衣服呀!”

藤谷柠柠才不要背这个锅,“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些衣服了。伏特加又不知道我是女的,还不知道这是买给谁穿的呢。”

莱伊:“……”

莱伊沉默地开着车,表情复杂了起来。

一时也不知道是该感叹琴酒,竟然还想玩得这么花,还是该同情琴酒,这小猫咪完全没开窍。

莱伊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很明显,两人的感情并不对等。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还有些不可置信,琴酒那样的男人,会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而且看起来还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不过她的反应也很奇怪,感觉和琴酒像是隔着一层什么,总表现出一副和他不熟的姿态,很不对劲。

而且……

莱伊又咬了下烟,瞥了一眼在副驾驶上玩着自己尾巴的小猫咪。

车窗外的路灯照进来,衬着她半边脸,半白半粉的让人想起柔软的水蜜桃。杏眼清透,干净又纯粹的美。

仿佛天生就和黑暗格格不入。

被组织折磨了那么久,现在又要被组织追杀,这么多苦难,却好像一点也没能污染她的灵魂。

感受到从旁边传来的视线,藤谷柠柠转过头去,对上莱伊沉沉的绿眸。

她顿时眉头一皱,“你开车怎么不看前面呀!安全驾驶!”

莱伊:“……”

车子开了一会儿,在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灯的时候,藤谷柠柠手里忽然被塞了一个小袋子。

“?”

藤谷柠柠一愣,打开之后,发现是一杯奶茶。

她这才恍惚地想起,她好像是嘱咐莱伊帮她带奶茶来着。

藤谷柠柠眨了眨眼,转头看向他。

莱伊嘴角勾起,“怎么,不是你让我买的?”

藤谷柠柠:“都这么晚了,喝奶茶会睡不着觉的。”

莱伊:“……”

欲言又止.jpg。

……

车子停在了公寓楼下。

藤谷柠柠刚准备下车,就听莱伊说了一句,“等等。”

藤谷柠柠:“……?”

她疑惑地看着莱伊下了车,走到她这边,打开车门,然后一把将她抱了出来。

藤谷柠柠:“???”

藤谷柠柠惊了,顿时晃着脚扑腾得小铃铛直响,“你你、你又耍什么流氓?!”

莱伊稍微一使力,就按住了她的扑腾,声音里带着点无奈,“脚破了。你没说,就没给你带鞋子。”

藤谷柠柠愣住,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脚上不知道什么被划了道伤口。不过想想也是,她没鞋子,光着脚在地上跑来跑去,划伤到哪里也正常。

这下小猫咪总算是乖了。

莱伊抱着她上楼,叹了口气,“我在你心里,到底是有多不被信任?”

刚刚这事确实是她不对,藤谷柠柠有点心虚,声音都弱了下来,“那还不是你平时总是说那种、那种流氓的话……”

“我说什么了?”

莱伊轻笑了一声,带起胸膛的震动,他微微俯身,嗓音压得又低又沉,“我不知道呢,不如柠柠告诉我一下?”

属于男人的体温透过紧贴的身体传来,小裙子太轻薄,藤谷柠柠有种没穿衣服被他抱在怀里的错觉,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怎么这些人体温都这么高呀,热死了。

“就是、反正就是那种话!”

藤谷柠柠说着,又瞪他,“还有谁允许你叫我柠柠的,我跟你又不熟。”

“这样啊。”

进了家门,莱伊将小猫咪放在沙发上,一俯身就凑到了她耳边,“那我叫什么好?”

滚烫的大掌握在她腰间,摩挲了一下,向下滑去,语气意有所指,“丝带小姐?还是樱桃小姐?啊不过,今天应该是猫咪小姐呢。”

藤谷柠柠:“???”

“你你你、还说你没有耍流氓!”

贴着轻薄衣料的灼热触感,抚得藤谷柠柠腰瞬间一软,轻哼了一声,连忙用手撑住沙发,才没倒下去。

!!!

藤谷柠柠气得脸颊染上红晕,咬了咬唇,抬脚就要踹他,却被他轻而易举地一把握住了脚腕。

裙摆在挣扎间,滑到了腰间,男人半弯着腰,压在她上方,紧锁住她的绿眸又深又沉。带着枪茧的指腹摩挲着脚腕的皮肤,激起细碎的酥痒,竟然还有向上滑动的趋势。

???!!!

藤谷柠柠被吓到了,害怕地挣扎起来,却怎么都抽不出脚,整个人慌得不行,“你、你放开!”

最关键的是,藤谷柠柠想起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她现在还处于技能封印期间,她根本打不过他!!!

滚呐!臭流氓!!!

莱伊也不说话,就这么抚着她的脚腕,眼神沉沉地盯着她,直盯得藤谷柠柠头皮发麻。

充满了压迫感的视线让她几乎一动都不敢动,连声音都有些颤,“莱伊!”

莱伊却倏地发出一声轻笑,直直地看住她的眼睛,喉结滚动了一下,嗓音沙哑,“这才叫耍流氓。”

藤谷柠柠:“???”

说完,莱伊就起身,坐回了沙发。

虽然他已经收起了气势,但是刚刚被凶兽盯住的错觉,还是让藤谷柠柠心有余悸,她不想跟他说话,要抽回自己的脚。

莱伊握着没放,抬眼看她,“伤口消毒。”

藤谷柠柠还是挣扎着想抽脚,“不要你管。”

莱伊眉头微皱,有些头疼地叹气,“这么讨厌我?”

藤谷柠柠不理他。

见小猫咪眼眶都红了,莱伊无奈,思考了两秒,拿起一束头发,塞进了她手心里,“这样行不行?”

看着手里握住的黑发,藤谷柠柠人傻了,“???”

莱伊瞥了她一眼,弯腰从沙发旁的桌子下面拿出了医药箱,“你不是喜欢这样?怎么,不是银色的不行?”

藤谷柠柠:“???”

“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藤谷柠柠一把扔掉了手里的头发,不过倒也没再乱动,乖乖地让他处理伤口,不怎么高兴地说了一句,“其实不用管也没什么,估计明天就能好了。”

莱伊手上的动作一顿,想起了实验体的事。他想了想,试探地开口道:“你是在研究所的时候,和琴酒认识的?”

“!!!”

藤谷柠柠猛地睁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研究所的事?!”

莱伊眯了眯眼,“看来我是猜对了。”

藤谷柠柠:“……”

这也能猜到吗???

莱伊一边给她消毒,一边说起了自己的推测,“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组织的实验体?我查到组织在郊外的研究所,几年前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你是那个时候逃出来的?”

“还有你之前说过的,用枪打伤你的坏女人,指的应该是贝尔摩德吧。她发现了你,却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能动你,所以就搞出了这次宫野明美叛逃的事件。”

藤谷柠柠震惊了,竟然基本全被他猜中了,这怎么猜到的???

“看来是全中。”

莱伊消完毒,就松开了她的脚,见她人都傻了,站起身笑了笑,“猫咪小姐的反应也太好懂了,什么都写在脸上。”

藤谷柠柠:“……”

藤谷柠柠从震惊中回神,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油腻?还猫咪小姐,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莱伊:“……”

莱伊被哽了一下,又叹气,“那你想让我叫什么?”

藤谷柠柠眨了眨眼,“叫爸爸。”

莱伊:“……”

莱伊:“柠柠。”

好的嘛。

“对了,说到宫野明美,我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藤谷柠柠收回脚,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正事。”

莱伊挑了挑眉,把药箱收好,点上了根烟,“你说。”

“我今天本来想去找山田先生生商量这件事,但是嗯……出了点状况,只能让你去接我了。事情也没说成。”

藤谷柠柠简单说了一下经过,然后就说起了宫野家姐妹的事,“……就是这样,我不太清楚你们之后会不会对组织做什么,但是我想先帮她们脱离组织。”

莱伊吸了口烟,思考起了她的提议。

现在,FBI和日本公安的合作,已经基本达成。之后会逐渐开始,针对组织的打击计划。

计划一旦开始,组织内部必然会混乱起来,到时候能不能再接触到宫野家姐妹就不好说了。

至少目前,在任务中碰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过她自己都还深陷淤泥,倒是成天想着帮别人。

莱伊看向她,“你是打算利用你的血?”

藤谷柠柠点了点头,“对,或者我易容假扮也行。有我在,应该很方便实行假死计划。”

“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和诸伏景光商量的。”

莱伊考虑了两秒,又开口道:“不过,你打算怎么联系那两姐妹?”

“反正我就是有办法,这个你就别管了。”

藤谷柠柠含糊地敷衍了一句,又有点发愁,“不过我之前见过雪莉一次,她还没答应。”

莱伊有些了然,透过烟雾看她苦着张脸,“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你自己?”

“?”

藤谷柠柠愣了一下,奇怪地问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我也不会死……再说了,我又不是没死过,再多来两次也没什么。”

她现在生命值库存可多了呢。

想了想,藤谷柠柠又补了一句,“就是有点疼。”

莱伊又叹了口气,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头,“你这样也挺好的。”

傻了吧唧的,难怪有那么多人想着要保护她。

藤谷柠柠眉头一皱,就丢开了他的手,“你手上全是烟味,别碰我的头发。”

莱伊:“……”

行。

忽然,藤谷柠柠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手机,我想给山田先生打电话。我的手机,组织的和私人用的全都没了。”

应该是掉在停车场了,也不知道还找不找的回来。

她今天从波洛咖啡厅突然跑了,只来得及给萩原警官回了条消息,还没来得及联系山田先生呢。

莱伊也没有多问,拿出手机,拨通了诸伏景光的电话,递给她。

看着她晃着小尾巴,叮铃铃地跑去阳台打电话,有些出神。

要给予组织重创,琴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必要的时候,也许他还是不得不利用一下藤谷柠柠。

莱伊吐出烟雾,将烟蒂按灭,喉结滚动了一下。

怎么办呢,看她这副天真得傻乎乎的样子,都有点不忍心了呢。

……

阳台上,藤谷柠柠正在给诸伏景光打电话。

“喂,山田先生吗?我的手机没了,所以只能借莱伊的电话联系你啦。”

藤谷柠柠有点心虚地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有急事,就先走了。”

诸伏景光含糊地嗯了一声,又不好多说,因为松田阵平现在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诸伏景光:“……”

在刚刚的谈话中,他已经和松田相认了,但是现在他好不容易接到柠柠的电话……他并不想让松田知道,电话对面的是柠柠。

犹豫了一会儿,诸伏景光还是半遮半掩地问了出来,“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

闻言,藤谷柠柠愣了一下,“……生什么气?”

诸伏景光:“就是、那个,洗手间……”

藤谷柠柠:“!!!”

她想起来了,她把山田先生拖进洗手间里做任务,结果亲过头,导致任务大失败的事!!!

不过她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为什么要生气?是我让你亲的呀,就是我忘记喊停了。”

藤谷柠柠也觉得苦恼呢,她这个体质真的要命,一被碰就容易晕晕乎乎的什么都忘了。

诸伏景光的脸又红了,柠柠怎么能把这种话说得这么自然啊……

“对了,山田先生,你可以帮我去波洛旁边的那家停车场问问,有没有捡到包吗?”

藤谷柠柠拜托道:“我不小心把包丢在那里了。”

嗯……衣服就不用提了,不然她还真的是没法解释。

“好的。”

诸伏景光答应下来,对面又说了今天要找他商量的事,莱伊会去找他,就挂断了电话。

诸伏景光松了口气,知道柠柠没有因为他的唐突生气就好。等下次,她再来找他的时候,他可以咳咳,再好好跟她道歉。

想到这里,诸伏景光耳根又有点发热。

结果他一转过头,就对上了松田阵平探究的视线。

诸伏景光:“……”

柠柠早就跟他没关系了不是吗?他为什么要觉得心虚。

松田阵平打量了他一会儿,挑了挑眉,“女朋友?”

诸伏景光闻言停顿片刻,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来,语气意味深长,“快了。”

松田阵平揉了把后脑的头发,不是很感兴趣,“噢,我也快有了。”

……

处理了好了事情,藤谷柠柠就准备洗洗睡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的脑子这会儿还有点乱七八糟的。

刚好手机没了,她也懒得多想,准备等技能封印解除了,再去找萩原警官好好解释。

唉,虽然她发了消息给他,但还没来得及看回信呢,也不知道萩原警官是不是特别生气。

至于松田,松田……

太烦了,藤谷柠柠拒绝思考,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累,又或是在她中异能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她竟然又做起了梦。

藤谷柠柠一睁眼,就发现她正坐在一个小树林里,地点有点眼熟。她低下头,看到自己小小的手,就知道她肯定是在做梦了。

这小小的一只,身上还只穿了一件白袍子,一看就知道是还在研究所当实验体时候的事。

就是好奇怪啊,她只是以前补充设定的时候,过了几个关键的剧情点,又不是真的当过实验体,怎么会梦到这个?

而且她为什么坐在树林里?

这是研究所外面的那片树林?

藤谷柠柠正懵呢,身后忽然传来草木被拨动的声响,她回过头,走来的银发少年,长相熟悉,绿眸凶狠。

!!!

这是少年时候的琴酒???

藤谷柠柠猛地睁大了眼睛,夭寿了!她竟然梦到狗男人了?!

这个时候的琴酒,头发还没有那么长,银发堪堪到颈部,发尾还有些微微往外翘,看着她的绿眸里是熟悉的戾气。

“果然在这里。”

银发少年皱着眉,语气十分不耐,“不是说了我要出任务,好几天都不能来,怎么就这么蠢。”

藤谷柠柠:“???”

为什么骂人???

狗男人果然是狗男人,连在梦里都还是这么凶。

话说她怎么回事,做个梦,还梦得这么具体,这是积攒了多少精神压力,才能在梦里都还被他骂呀!

不过既然是在做梦,她总不可能还打不过他吧?

藤谷柠柠一下蹦起来,直接就朝狗男人扑了过去,“死、死!”

???

这熟悉的滞涩感……怎么回事?!

怎么在梦里她也是个痴呆???

这个梦也太写实了吧!

她不仅话说不清楚,就连跑起来也跌跌撞撞,好气啊!

她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扑到了琴酒的身上,然后她就听到狗男人发出了一声轻嗤,“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吗,这种小任务也能让我死?”

???

这个狗男人每句话都要骂她是不是?!

而且她明明想说的是,去死吧!

藤谷柠柠知道她这个样子是别想打他了,不高兴地要去揪他的头发。

见她皱着脸,紧紧地扒在他身上,还举起手要往上够,琴酒啧了一声,有些烦躁地抱起她在树下坐好,“麻烦死了。”

“小痴呆。”

莫名其妙就身体悬空,又莫名其妙摸到了头发的藤谷柠柠:“???”

什么意思呀……

而且又骂她!

藤谷柠柠拽了两下手里的头发,看着琴酒满脸的不耐烦,有点懵。

这个梦好怪哦。

忽地,鼻尖拂过几丝腥甜的气味,藤谷柠柠眉头一皱,扯着他的头发,就说道:“血!”

“不是我的血。”

琴酒随口说了一句,看着她愁眉苦脸的,又凶狠地扫了她一眼,“这不是任务一结束,就过来了,真娇气。”

这又是血,又是任务的……好家伙,在梦里,狗男人都在杀人。

藤谷柠柠狠狠地揪了一把他的头发,“坏!”

琴酒意外地沉默了。

然后他猛地站起了身,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冷淡,“谁让你在这里等我的,你要我说几次?别再来了。”

说完,琴酒转身就走了。

藤谷柠柠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他衣角上还沾着泥土和已经干涸的血迹。

什么呀!

这个梦真的好怪。

藤谷柠柠试着叫了几声系统,果然没有回应。她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想着反正是在做梦,她也懒得动了,干脆在草地上躺下了睡觉。

等她睡醒,应该就醒了吧。

然后她就真的睡了过去,睡得还挺香。

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反正等她再次睁眼时,就发现自己竟然还在梦里。

一睁开眼,藤谷柠柠就发现她正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

她一愣,抬起头,差点一口亲在琴酒的下巴上。狗男人刚好垂着头,额前落下几缕银发,距离太近,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扑在脸上的呼吸。

狗男人睡着的时候,倒是少了几分凶狠的攻击性,而且年轻的琴酒她还真的没怎么见过。

几乎是她一动,琴酒就眉头微皱,睁开了眼。

绿眸里瞬间染上点怒意,藤谷柠柠一惊,下意识就想后退,却发现她正被裹在一件风衣里。

???

这又是什么鬼?!

琴酒看起来似乎十分生气,狠狠地盯着她,却又不说话。

盯了她好一会儿,琴酒才嗓音沙哑地开口道:“为什么不走?”

因为她睡着了呀……

藤谷柠柠眨了眨眼,忽然感觉到自己手里好像正抓着什么。

她从风衣里抽出了胳膊,发现手里正抓着一朵小野花。

“花?”

藤谷柠柠看到花都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的时候被压到了,花瓣都皱巴巴的,看起来又蔫又丑。

这都是什么鬼啊……

藤谷柠柠无语地正准备把花扔了,手倏地被握住。

她抬起头,对上琴酒沉沉的绿眸,眼神很奇怪。

藤谷柠柠眨了眨眼,头顶缓缓地冒出了一个问号:……?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